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国经济

中国结构调整是不是美国的问题?

秦勇:中美贸易之争至今双方已有七次磋商,除了实质性采购美国商品外,中美间离美国想要达成的贸易协议还有多大距离?中国的结构改革和美国有没有关系?

2018年3月2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正式签署对华贸易备忘录,当场宣布将有可能对从中国进口的6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正式拉开了中美贸易之争,至今中美之间已经进行了七次磋商,中国可能的让步主要在采购美国商品和开放中国的服务业市场,但是除了实质性的采购美国商品外,中美之间离美国想要达成的贸易协议还有多大距离?美国一直期望的是中国能进行相应的结构改革,中国的结构改革和美国有没有关系?

首先,中国正在进行的结构调整是巩固传统产业基础上,放开服务业以竞争促发展。

美国等国家在向服务业转型的阶段通常伴随制造业贡献的回落,但是从全球总体上说,制造业可能发生两个变化:一是如果没有大的经济体的崛起,制造业的需求实际上是衰退的;二是有大的经济体崛起,制造业可能发生转移。

中国推动的一带一路,不管最后谁承担了建设的责任,实际上都可能带来制造业的又一波繁荣。作为推动者,中国对国内投资拉动的经济增长一直在寻求转变,如果一带一路能得到大多数国家的认同,并且中国承担了主要的投资建设角色,那么可以肯定中国将以新的对外直接投资的方式,实质仍然是投资拉动的模式,经历一次高增长。

但这个设想的难点在于,中国的对外投资大增长,会再次造成金融账户的巨额顺差,这不仅仅要面对双顺差的国际关系压力,由于投资项目金额巨大,一定会有政治介入,中国自身也不得不更多的卷入其他国家的国内政治。从这个意思上讲,一带一路不是简单的经济版图,它也是中国在国际政治大展拳脚的契机。

中国内部发展虽然仍然可以靠基础设施建设,但空间相对有限,不过中国也很难完全舍弃投资拉动的模式,走向去制造业化。一方面是国有企业在传统领域仍然占据主导地位,坚持国有企业的主导地位,就必须加强和巩固国有企业的发展,就仍然需要依靠传统经济,一带一路是中国寻找承接传统经济的重要举措;另一方面大多数国家在向服务业发展转变的过程中,都经历了经济增速的显著放缓,因此中国从实质上想要大力发展服务业,可能就需要接受经济增速回落,这可能需要一系列社会规划的调整;最后,中国面临外部压力的情况下选择更加开放服务业,传统领域涉及政府采购的问题,这是中国一直没有加入WTO中单项贸易协定GPA的原因,代表了中国一贯对传统产业保护的态度,但是中国服务业能否真的开放?服务业开放是不是就能够促进它的发展?

其次,中国发展经济的逻辑缺乏市场经济的土壤。

中国目前在一定意义上正在经历向服务业的转向,体现在服务业占比提升,但是前面澳门线上百家乐讲过服务业占比提升有很大概率是制造业的衰落,是被动意义上的。很明显,中国服务业占比提升恰好是中国结束高增速的时期,这个时期本来在2008年就可以看到,但是由于当时中国的宏观杠杆率较低,并且中国的快速工业化只进行了不到十年时间,政府放手推出了四万亿的财政刺激计划,但是政府主导型的投资有两方面的弊端,第一是首先会选择成熟的投资方向,即走老路,这样不仅不能矫正过去的无效投资,只会短期内迅速抬升杠杆,同时经济本身需要更长的时间去消化这些杠杆投资,因此这几年先后实施了家电下乡、汽车补贴、三四线房地产去库存,政府在整个过程中的角色是一手抓生产,一手帮销售。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澳门百家乐玩法大全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