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伊斯兰

恐伊症与新的文明冲突

拉赫曼:非穆斯林世界的反伊斯兰情绪日趋激进,而在一些原本温和的穆斯林国家里,激进伊斯兰主义正在崛起。

如今距离2001年9月11日纽约和华盛顿遭受恐怖袭击已近20年,国际政治应围绕“反恐战争”展开的观点已不再流行。但是,9/11事件引发的对穆斯林世界的怀疑和仇恨,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相反,在从美国到欧盟、从中国到印度的全球多数主要大国或地区,伊斯兰恐惧症(通常被称为“恐伊症”)如今已成为政治生活的一个核心部分。

与此同时,在曾被视为温和派伊斯兰主义大本营的国家——特别是土耳其、印度尼西亚和巴基斯坦,激进伊斯兰主义正在崛起。总体情况是,穆斯林和非穆斯林世界对彼此的看法越来越不宽容,政客们越来越倾向于迎合那些受恐惧驱动的世界观。

最近最令人吃惊的事情是,中国决定将西北部新疆自治区的逾100万维吾尔穆斯林关进大规模拘留营,以对他们实施“再教育”。此政策似乎是对国内恐怖主义这一相对较小的威胁做出的过度夸张的回应,反映出中共对社会、政治和地区一致性的日益偏执。自2017年初以来,拘留行动一直在推进之中,目前才姗姗来迟地招致国际社会的谴责。联合国人权小组呼吁中国释放被非法拘留的维吾尔人。本月,土耳其成为第一个正式谴责北京方面对穆斯林社群政策的主要穆斯林国家。

外界对中国在新疆的行动反应迟缓,部分原因在于不愿触怒这个新兴超级大国。但这也可能反映出,世界其他地区对穆斯林少数族裔怀有越来越大的敌意。

作为亚洲另一个新兴超级大国,印度已被印度教民族主义政党印度人民党(Bharatiya Janata party)统治近5年。印度人民党激进分子毫不掩饰他们认为伊斯兰教与印度格格不入。大约14%的印度人口是穆斯林,但在2014年当选为国会议员的282名印度人民党成员中,没有一人是穆斯林。在克什米尔发生一起自杀式炸弹袭击、导致44名后备警察部队人员丧生后,印度民众对伊斯兰恐怖主义的恐惧急剧上升。随着选举的临近,社群间关系紧张的局面似乎有可能加剧。

在缅甸,反穆斯林情绪也在升温。逾70万罗兴亚穆斯林因政府军的进攻被迫逃离缅甸,有报道称他们遭到强奸和谋杀。他们中大多数人现在以难民身份生活在邻国孟加拉国。

然而,帮助穆斯林难民脱离困境在西方不是一项特别受欢迎的事业。自9/11以来,美国平民中成为学校枪击事件受害者的数量高于成为伊斯兰恐怖分子受害者的数量,但政客们的反穆斯林言论变得更加明显。9/11事件发生后不久,时任美国总统小乔治(George W Bush)造访了一座清真寺,宣称“伊斯兰是和平的”;15年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竞选中主张禁止所有穆斯林进入美国,结果赢得了总统宝座。

近年来,伊斯兰恐怖主义袭击欧洲的频率远高于美国,法国遭受的打击尤为严重。对恐怖主义的恐惧,加上来自中东和北非的难民的到来,推动民族主义政党和恐伊斯兰政党的支持率大幅上升。目前,在匈牙利、奥地利、意大利和波兰,持反穆斯林移民立场的政党都进入了政府。在德国和法国,持此类主张的政党作为反对党也力量强大,决定着国内舆论风向。

非穆斯林世界的反伊斯兰行动趋于激进之际,在一些原本相对不受极端伊斯兰主义影响的穆斯林国家里,不宽容的伊斯兰主义也在崛起。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澳门百家乐玩法大全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